同志骄傲节: 无论你爱谁,马德里都最爱你

马德里“世界骄傲节”(World Pride)俗称“同性恋大游行”或者“同性恋骄傲节”,但是其实,它绝不仅仅是同性恋群体的节日,而是所有LGBT群体的节日。LGBT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LGBTIQ指代的是女同性恋(Lesbian)、男同性恋(Gay)、双性恋(Bisexual)、跨性别者(Trangender)、间性人(Intersex),以及性取向、性别认同或任何性爱表达方式与传统标准不同的人“酷儿”(Queer)。中文中常以“性少数群体”来指代。

欧洲向来是对LGBT群体较为友善的大洲,随着6月28日德国议会投票批准同性婚姻,目前已有十三个国家同性婚姻合法化,其它国家也大都制定了同性伴侣法,认可“民事结合”关系。

西班牙则是在整个欧洲都走在LGBT维权前列的国家之一。四十年前,西班牙举行了史上第一次LGBT群体大游行,2005年,西班牙继荷兰和比利时之后第三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。

尽管World Pride期间,有5人因攻击LGBT群体被拘捕,根据德国网站Nestpick的调查,马德里依然是LGBT群体接受度最高、生活质量也最高的城市。据悉,参与调查的包括全球40个城市。评分依据的是:LGBT活动、夜生活丰富度、普通市民对LGBT群体的接受度,以及“恐同”犯罪率等。上榜的西班牙城市还包括巴塞罗那、锡切斯(Sitges)、伊比萨(Ibiza)、马斯帕洛马斯(Maspalomas)和瓦伦西亚(Valencia)。排名仅次于马德里的,包括阿姆斯特丹、多伦多、特拉维夫、伦敦和柏林。

 

LGBT“拯救”Chueca

马德里LGBT活动最丰富的莫过于著名的Chueca区,走出彩虹色的地铁站,看到彩虹旗飘扬的小酒吧,就知道来到了Chueca。形形色色的LGBT酒吧,无论穿得多么古怪,无论爱着谁,挽着谁,吻着谁,在这里都不过是一件寻常事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这里还是个毒品泛滥、冲突不断,被主流人群唾弃的城市边缘地带。这里大部分的房屋被空置,因为人们都不肯住在这里。

三十多年前,是LGBT群体赋予了Chueca新的面貌。Chueca第一间同志酒吧兼夜店Black& White的老板José Barbarroja认为这一区域毗邻Gran Via商业街,与贯穿马德里的Paseo Castellana 仅几街之隔,加上地价便宜,他嗅到了该区的发展潜力,成为首批进驻的商家之一。

1981年开业的Café Figueroa,老板Antonio Cruz最初的构想便是开一间任何人都不需要隐藏其身分的咖啡厅,“衣柜与Figueroa的门都是开着的”。1993年,这里开了第一家LGBT主题的书店Berkana。

从那以后,越来越多的LGBT群体来到Chueca开店。这个曾经被遗弃的地方摇身一变,成为马德里旅游业的核心区域。

 

 

马德里旅游业大爆发

World Pride对马德里来说,也意味着一桩大生意。仅7月1日当天,就有超过一百万人参与了大游行。马德里机场Aeropuerto de Barajas游客数量暴涨,也排起了长队,过海关平均等待时间为30至45分钟。仅7月3日一天,就有1098各班次的19.7万名旅客乘飞机离开马德里,比平时多了50%。

 

 

据马德里酒店协会统计,节日正式开始前半个月,全马德里的住宿都已经订满了。人们在主城区找不到住处,就转向Leganés、Getafe或Móstoles等较为偏远的地区,因此这些区域入住率也超过了90%。更有甚者住到了马德里周边的Toledo、Alcobendas和Alcalá de Henares。

World Pride期间,酒店房价平均涨了50%。作为酒店业的补充,Airbnb房租也是翻番,达到每天160欧至400欧不等,Chueca附近区域更是昂贵。

 

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,

是因它没有,分开每种色彩

World Pride的狂欢声犹在耳边,然而,同性恋非罪化、非病化也只是这几十年的事情而已。LGBT游行始于四十八年前。1969年6月28日星期六的凌晨,一群LGBT人士在酒吧“石墙”(Stonewall)遭到警方搜索后展开暴动。这家酒吧坐落于纽约市格林威治村的克里斯多弗街43号。这场暴动和后继的示威抗争行动是现代LGBT权利运动的分水岭,也促使了LGBT游行成为大型的公开活动。直到1990年,世界卫生组织才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除名。

在满天飘扬的彩虹旗中,马德里前所未有的绚烂。“无论你爱谁,马德里都爱你”(Ames quién ames, Madrid te quiere)是今年庆典的欢迎语,它出现在大游行中,在社交网络上,在每个人彩虹旗飘扬的朋友圈里。

 

“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,是因它没有,分开每种色彩。”三十年前那一句歌词,最近重新在社交网络上传开,却仿佛时光从未稍离,无论是种族平等还LGBTQ群体的反歧视斗争,依然任重道远。如果对LGBTQ群体没有歧视,也就不会有World Pride。歧视依然存在于每一个“区别对待”的细节里。

距离“石墙”酒吧暴动已经过去近半个世纪,然而这堵在人与人之前的墙,无论是种族、宗教还是性向的墙仍然高高地矗立着,等待我们去推翻它,或者跨越它。